ETF追踪差距与追踪误差

ETF与一般共同基金很不一样的地方在于ETF追踪指数的表现,也就是以获得与指数相同的报酬为投资目标,而非打败指数。那么如何知道ETF究竟有没有成功的追踪指数表现呢?可以从「追踪差距」与「追踪误差」两个指标来衡量。

ETF的报酬表现,理论上应尽可能贴近所追踪的指数,但实际上两者的报酬率往往存在落差。所谓ETF的追踪差距,或称追踪偏离度,就是指一段时间内,ETF报酬率与其追踪的指数报酬率之间的差额。

追踪误差则是拿追踪差距来计算标准差,反映的是一段期间内,ETF报酬率与所追踪指数报酬率差距的波动或变异程度。

追踪差距与追踪误差的原因

为何ETF与其标的指数的表现会不一致?可能原因有很多,包括基金的成本费用、追踪工具、操作策略、汇率变动、配息等。首先,ETF的净值会内扣经理费、保管费等费用,而且因应指数成分变动、现金申赎、每日重新平衡或期货转仓而买卖成分证券或调整期货部位,皆会产生交易税、手续费及滑价等交易成本,使ETF绩效偏离指数。

经理人通常可能利用现金部位进行增益投资,以弥补 ETF成本费用对绩效的负面影响。

ETF所用的追踪工具、复制策略、经理人的操作技术,也都会影响追踪效果。一般而言,采最佳化复制的ETF,因所持资产与指数成分有差异,与采完全复制法的ETF相比,偏离程度可能较大。

另外,很多杠反ETF采合成复制法,用期货来追踪现货指数单日正向2倍或反向1倍表现,由于期货市场常先反应对未来走势的预期,期货与现货的涨跌有时未必一致,也是造成差异的因素。

还有些ETF因缺乏直接对应且适合的指数期货可投资,只能用其他高度相关的期货来替代,ETF净值表现与指数自然容易有差距。

其他造成追踪差距和误差的因素还包括:连结海外指数之ETF,指数报酬以外币计算,但基金资产以新台币计价,故汇率变动可能使ETF绩效与标的指数绩效产生偏离;ETF投资组合的成分股配股配息,但ETF尚未进行收益分配,可能使其净值的累积报酬率超过指数而无法紧贴指数表现。

ETF追踪差距与追踪误差越小,代表报酬表现越贴近指数,追踪效果越好。ETF发行人应善尽管理义务,选择适当的追踪工具和方式,依照指数编制逻辑来操作及调整部位,并定期检讨控管追踪偏离情形。

追踪偏离的影响及投资人应注意事项

对投资人来说,如果ETF的表现与其追踪的指数差异过大,长期持有下来最终获得的报酬,可能与预期应有的指数报酬有明显落差,又或者投资人若使用ETF搭配其他金融商品进行避险或套利,追踪偏离可能导致操作效果不理想。

因此,追踪差距与追踪误差也是投资人应该关注的指标。如果投资人规画中期或长期配置于传统原型ETF,选择追踪差距小的商品,较能获得与指数表现贴近的报酬率。

另外,由于杠杆反向ETF本来就是以追踪指数「单日」正向2倍或反向1倍报酬率表现为目标,长期下来,杠杆反向ETF累积报酬率容易偏离指数累积报酬的正向2倍或反向1倍表现,只适合短期交易,且投资风险较高,所以,投资人交易前应审慎评估各类型ETF的商品特性及自身的风险承受度,并选择追踪差距与追踪误差较小者来操作。

另外,公开资讯观测站也有各档ETF的基金净值及指数历史表现比较表可供参考。选择ETF时,应详阅公开说明书,确实了解产品特性、费用负担、复制指数方式以及追踪偏离等风险再投资。

郭明錤 点宣德三大风险

天风国际证券研究与策略部副总监郭明錤认为,宣德股价已反应营收强劲增长,然市场忽视三大潜在风险:高估垂直整合对利润贡献、高估苹果业务成长性、低估华为禁令影响;这也是继郭明錤掀起外资圈玉晶光论战后,再将矛头对向另一电子人气指标股。 郭明錤今年时常「单挑」外资圈主流看法,先前曾示警市场在美国对华为禁令明朗化之前,勿过度重压联发科;他曾在7月下旬时,点出光学镜头产业竞争版图改变,随Semco、舜宇光剑指苹果镜头供应链,玉晶光恐成最大输家,相较多家研究机构乐观看待玉晶光后市,双边阵营观点南辕北辙,随后引动获利了结卖压,玉晶光股价波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