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真敌捍卫华小

文:黄伟益

近期有两宗民事法律诉讼行动,其一乃雪隆爪夷文课题特别委员会将以各校华小董事部和家教协会的名义联合入禀法庭申请司法审核,挑战政府以简单多数票强逼学生学习爪夷文的决定;其二则是半岛马来学生会及马来西亚伊斯兰教育发展理事会通过入禀高庭,再度挑战华淡小的地位不合法,以及违反联邦宪法。

这两宗官司跟华小的地位有莫大关系,第一宗看似不满爪夷文字的政策,但真正的动机乃是要稳住董事部在华小的地位,第二宗则是釜底抽薪,要华小永远在这片国土上永远消失。如果论严重性,当然是后者所构成的危机意识更大。但是,当两宗官司发生在同一个时间点,华小反对学习爪夷文字却让后者所发起的反对运动变得更加义正词严。

迄今为止,华社普遍上会将爪夷文字当作爪夷文来看待。但是,爪夷文根本不存在的,其只有文字、发音却没有语文的其他原素,所以不能构成爪夷文。有人将爪夷文字跟甲骨文类比,但我认为爪夷文更像是华文早前所使用的注音符号,我们只能通过爪夷文来取其发音,进而认识马来文。简言之,早年的马来文书写就是爪夷文字,如今则全面以罗马字取代。

日本濑高小学顾及LGBT 新制服谁都可穿裙或裤

日本福冈县三山市一所小学,为顾及LGBT儿童,今年新推出不分男女标准版制服。 日本福冈县三山市一所小学,今年推出不分男女标准版制服,上衣男女都一样,下半身有裤子跟裙子可选,但不分性别,可自由选择穿裙子或裤子,主要是顾及LGBT儿童。 日本放送协会(NHK)报导,这所小学是由三山市3所小学合并、将于4月开学的濑高小学。 这套新制服的上衣男女都一样,下半身虽然有分成裤子跟裙子,但为了在外观上不易让人分辨是裙还是裤,所以设计上把裤长拉长到裙子一样长,不分性别都可自由穿着。 新制服对象是4月入学的小一新生,同校小二到小六学生还是穿着合并前的小学制服。 有关制服选定过程,校方、家长及地区

但是,爪夷文字还有另一个功能,就是通过其发音来认识可兰经的阿拉伯文。其实,国内绝大多数穆斯林即使懂得念可兰经,他们都是用爪夷文字的发音来朗诵,而不是以阿伯文来背诵。所以说嘛,爪夷文字一方面可以是古代马来文书写的tulisan Jawi,另一方面则是跟理解可兰经相关的seni khat。你可以反对语文性质的tulisan Jawi,但是若我们反对宗教性质的seni khat,就会在友族社会引发不同程度的激烈反弹。

联邦政府作为马来社会及非马来社会之间的夹心人,永远是背腹受敌。如果政府要讨好马来社会,反过来就会面对非马来社会攻讦;反之皆然。当然,华社普遍希望把爪夷文字拿掉,而我家有小女明年将升上四年级,问她是否要认识爪夷文字,她当然也不想要。

但是,大家也不要忘记爪夷文字当初是如何编列入华小5年级的马来文课本,以及马华时任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在2015年9月21日所出席的会议,如何支持让爪夷文字编列入华小4年级的马来文课本?

如果本来没有这个政策,你可以责怪希盟政府为何要推出爪夷文字。但是,若这个政策一早就通过了,即使火箭部长后来要集体通过整个内阁去推翻,你未必会获得其他同僚所支持呀!这就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的道理呀!你当然可以不满火箭,对火箭失望到底,但是对于始作俑者的国阵乃至马华,我们同样不能原谅他们。

华社普遍面对的另一个谬误,就是对于华小董事部地位的认知。其实,每个华小董事都是以各别身分受委任,而董事会根本不是一个受教育部所承认的法律实体。即使林冠英在槟州担任首席部长时,我们要把华小校地直接移交给董事会,却因为华小董事会不属于法律实体,而最终只好要求校方将校董会委任信托人,或以注册有限公司的方式来接管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