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期间克服恐惧工作 护士不敢接触女儿

新加坡一名女护士在SARS期间虽害怕仍要去工作,经历排挤、不敢和女儿亲密接触,自我安慰“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

在陈笃生医院与中区社康联盟医疗中心工作的高级护理组长黎张俏玲(63岁)当护士已有43年。她的父亲是一名医生,母亲一直以来的梦想都是成为一名护士。奈何,她母亲生活的年代并不鼓励女子外出工作,她因此替母圆梦,成为了一名护士。

她回忆,在2003年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影响新加坡的时候,她仍需要到医院工作。

“那时,没有人知道发生什么事,大家都很恐慌,我也是。但是,有人必须做这份工作,我想尽我所能。而事实上,当时没有一个护士退缩。”



护士母女档黎张俏玲(右)与女儿温媚婷。

她忆述,那段时间,穿着护士服搭乘公共交通时,即使再拥挤,她的周围都会自动出现一个没人敢靠近的隐形圈。当巴士开过陈笃生医院时,有乘客让司机不要停,离越远越好。也有病人来医院拿药时不愿意走进医院,让护士们将药送到医院隔着一条马路的地方。

小女儿被老师“请”回家

最让她印象深刻的莫过于自己的小女儿曾被补习中心老师赶回家:“因为是护士,我格外注意,那段时期让小女儿戴着口罩去补习中心上课。老师发现她戴口罩问是谁教她的。我的小女儿说‘我母亲是陈笃生医院的护士’,老师听后沉默。

魏家祥:敦马代任教育部长 冀拉大拨款能回归正常

马华槟州为拉曼筹得30万令吉。左起为骆堡材、卓月圆、魏家祥、郭家骅、杨征家、陈德钦、陈诠峰、马国鸣。 针对首相敦马哈迪代任教育部长一事,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希望,之后拨款事宜能回归正常。 魏家祥于周一出席槟州马华为筹募拉曼大学学院(简称拉曼)举办的教育基金慈善晚宴后,在记者会上,这么说。 他指出,敦马曾担任教育部长、财政部长、首相,相信对拨款事务驾轻就熟,因此希望敦马兼代任教长后,拉曼拨款风波将不再成为议题。 “敦马担任财长时也曾拨款,哪有什么问题呢?我希望他老人家还记得整个制度。” 他说,早前已呈交拉曼基金会信托局新成员名单,以遵从50%信托局成员为独立人士的规定,但至今未有下文。不过,他强调,敦马兼任教长是执政党的事情,因为他们掌握最多议席,“这轮不到我说要不要”。 众嘉宾合影留念。左2起为陈

不久接着问关于父亲的工作,我女儿说‘父亲在香港工作’。老师听后立刻让我女儿收拾书包回家。”

陈述这段经历时,她不但不怪这些不理解的公众,反而说:“我理解大家的恐慌,我自己也害怕,那段时间我从医院回家会立刻洗澡,都不敢和孩子们接触,深怕带回什么病毒传染给她们。”

被问及如此害怕为何还要坚持留在工作岗位,她则乐观表示:“当时我安慰自己,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我相信医院会保护我们和公众。”

二女儿立志要步母亲后尘

二女儿看到在SARS期间母亲的奉献,不但不害怕,反而因此而立志成为和母亲一样的护士。

目前同样在陈笃生医院担任护士的温媚婷(31岁)是黎张俏玲的二女儿。她说:“我妈妈的责任感、勇气和奉献精神让我深受启发。我也想当一名护士,和她一样帮助他人。”

黎张俏玲一开始不支持女儿成为护士,因为这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但当她看到女儿的决心,也发现温柔有爱心的女儿其实非常适合这行业,便毅然支持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