纾困救穷不救急 恐愈补愈大洞

图为2008年民进党团建议直接发现金,不要印制消费券。

在民进党主导下,立院通过追加2100亿纾困预算。只是,这部修正案不仅误解「经济政策」与「社会福利」的差别,把纾困案扭曲成「救穷不救急」的社福计画;甚至还犯下经济学的逻辑误谬,过度膨胀酷碰券效益,整部纾困案注定是愈补愈大洞。

社会早有共识,政府应祭出钜额银弹协助国人度过难关。只是,此次纾困条例的两大修正重点,显然都与立法初衷背道而驰。

首先,蔡政府说酷碰券提供25%折扣,会让你我为了1千元折扣,愿意多花4000元消费,进而创造4倍效果。这种逻辑若说得通,何不干脆把折扣从25%改成1%,不就能创造出100倍的效果吗?蔡政府难道没发觉其中的诡异吗?

换言之,期待用酷碰救经济,不仅是对折扣的效益过度乐观,更是忽略人性对机会成本的锱铢必较。

进一步说,蔡政府宣称纾困方案是「救急不救穷」,但其匡列307万名现金补助对象,却是以「劳保投保2万4千以下的自营业者」为最大宗,人数达110万。

然而,此次疫情造成全面性经济崩坏,各阶层几无幸免。当然,在资源有限前提下,政府不可能全面雨露均霑,但难道投保2万4千元以上者就能免于经济困境?蔡政府无疑是搞混经济政策与社会福利的界线,把本该用于提振经济的银弹,变成扶弱的爱心面包。

令人扼腕的是,在修法过程中,蔡政府始终把老百姓的怨声载道当耳边风,把在野党的呼吁视为政治斗争,左闪右躲,终而修出这种目标与行动相反的法案。可想而知,不用多久,政院应当又会再度喊穷,要立法院继续把钱丢入没有对症下药的无底洞。

陈冲促发数位消费券 人人有奖

图为行政院前院长、新世代金融基金会董事长陈冲。 虽然立法院昨已通过政院版特别条例修正案,行政院前院长、新世代金融基金会董事长陈冲建议,在兼顾刺激消费及国民平等下,应采不排富、人人有奖的方式,发放「数位消费券」! 陈冲指出,排富听起来正义凛然,平衡差距,对财大气粗者不必给予补助,在政治号召上,也是廉价讨喜的手段。但全国家户数超过880万,申报综所税户数约630万户,且其中逾210万户不用缴税,会被纳入排富标准的可能仅130万户。换言之,以报税户而言,是由四分之一纳税户缴纳约9成所得税,这些所谓「富人」负担不轻,